新西蘭華裔後代與中國文化的一次重逢

2017-09-16 09:16:05 - 來源:中評網

Lily練習中國拳術。
中評社香港9月16日電/據新西蘭先驅報中文網報道,近年來,隨著中國海外移民人口的增長,從美國、加拿大到澳大利亞、新西蘭,在世界許多城市尤其華人相對聚集的地區,中文學校越來越多,華人家長對中文教育也日益重視。

但是,移民們一方面在擇校擇園(幼兒園)時希望選取西方學生佔比偏大的教育機構,以期讓孩子盡快掌握英語和融入當地主流文化,另一方面又頭痛於孩子母語能力的缺失與削弱,這當中無奈和矛盾的心理也可謂是一言難盡。

移民們討論親子教育時,一個常見的話題就是:你孩子在家講中文嗎,你會不會強制他們學中文,有沒有什麼好辦法“引誘”他們學習?

但也有不少人認為:誰家孩子都一樣,幼兒園時可能還願意說中文,但進了小學就會越來越不愛說,再長大一點你就徹底別想管他了!

因為海外沒有中文環境,華人後代學習中文的機會越來越少。

但是,今天似乎出現了一個不同的例子。雖然這家幾代人在海外環境中與最初的祖籍國語言漸漸疏離,最終也自然而然成為了一個純粹英文的家庭,但第四代的可愛女孩,卻重新開始掌握父母和祖父母所不能說的中文,而且登臺表演,獲得演講比賽的一等獎。

2017年,在新西蘭奥克蘭“漢語橋”中學生中文演講賽場上,初中組出現了一名引人注目的女孩。

有別於多數參賽選手就讀於10年級(屬於新西蘭初中),她只是一名8年級的學生。雖然年齡最小,她的優秀發音卻給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六十多名來自各個學校的選手當中,她最終取得了一等獎的好成績。

眾所周知,參加漢語橋比賽的重要條件之一就是:選手的母語不是中文。在這名12歲小女孩的家庭當中,當然是不存在普通話氛圍的,但同時,她擁有四分之一的華裔血統。

這一背景說起來既簡單也復雜。但可以確認的一點是,在日常生活中,沒有任何一個親人能夠與她用中文交流。

Lily,目前在奥克蘭Epsom的Diocesan初中就讀,中文名字:百合。

百合的曾外祖母與曾外祖父是第一代移民,來自中國廣東中山市福湧的一個村莊(音譯,Foolk Choong),他們能說粵語,但不會普通話。

這個華人移民家族的新西蘭第二代,百合的外婆,出生於奥克蘭。她與許多老移民的後代一樣,迫於過去那個時代的社會環境而成為完全使用英文的一代,因此也沒有實際運用中文的能力,僅僅能說有限的一點點粵語。她與來自英國的移民後代結婚成家。

第三代移民百合的媽媽,雖然擁有二分之一的華裔血統,但文化上與中國相距很遠,既不懂粵語也不懂普通話,她同樣與新西蘭英裔後代結婚成家,也就是百合的爸爸。

這個家庭完全是純英文的語言文化環境,在此環境中長大的第四代小百合,無論是外貌五官還是文化意義上,也都是一個西方孩子。

而在海外數代之後的華裔,完全不諳中文其實是非常多見的現象。

先來看看,生活於純英文環境裡的這個女孩,自己撰寫了怎樣一篇演講稿。這是她發來的手機短信原文:

大家好,我叫Lily,姓Riley,今年十二歲,我的生日是十二月十九日。我在Diocesan學校讀八年級。

我家有三個人,爸爸、媽媽和我。我們都是新西蘭人。我的媽媽是商人,我的爸爸既是商人,也是一名藝術家。我媽媽很喜歡跑步,我爸爸喜歡沖浪,我很喜歡做飯和打球。

我家還有一只貓,它的名字是Peaches,今年十八歲了。

我八歲的時候去過中國,去了上海、成都、九寨溝。我很喜歡中國。

我從兩歲的時候開始學中文。現在,我在學校裡也學習中文。我很喜歡學習中文,我覺得中文很有意思。

我喜歡吃中國菜、面條、餃子等等。我也喜歡中國的文化,比如毛筆字、剪紙和武術。我會繼續努力學好中文,我想長大以後去中國工作。謝謝大家!

她工整寫下自己的中文名,用流利標准的中文介紹自己的情況,以及喜愛的運動:網球、游泳。

雖然在之後較長時間的訪談中主要使用英文,但她不時可以說出很標准的普通話。

談起獲獎,她羞澀地笑,“比賽時看到其他很多選手都很優秀,而且他們多數都比我高兩個年級,我很不自信。比賽三周後收到獲獎通知時,我好開心!”

“在賽場時我很緊張,媽媽一直安慰我,幫我鎮定下來。不過可能那天我一直反覆練習,所以真正站上臺時反而沒那麼驚慌了。但我不確定自己表現怎麼樣,感覺當時至少有五個人是非常強的,比賽對於我還是難度挺大的。”

百合所在的中學開設了中文課程,每七天她會有兩次中文課,每次50分鍾左右。賽前,她的老師王黎明幫助她糾正發音,並安排她在同班同學和其它班級同學面前分別進行了兩次模擬公開演講,幫助她獲得經驗和增強信心。

這位老師介紹說,每年一次的漢語橋中文演講比賽由孔子學院主辦,分三組進行:大學組、高中組(Senior,11到13年級)和初中組(Junior,7到10年級)。其中大學組和高中組的晉級,是在各國不同城市開展初賽,然後進行全國大賽,最後將優勝選手們送往中國參加總決賽。而小百合所參加的初中組,並沒有全國級大賽,因此,在奥克蘭取得一等獎,就已經是這一組別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了。

小百合能背誦古詩《靜夜思》、《詠鵝》、《鋤禾》,會唱中文兒歌《兩只老虎》、《恭賀新禧》等,對書法和中國舞蹈也不陌生。

雖然這些對於身處中國的同齡孩子來說還偏於簡單,但對於中文不是母語的海外少兒而言,已經很不容易了。

她本身是個害羞的孩子,並不擅長當眾表演,但是因為喜愛中文而克服了自己的內向性格。

她做完作業會向老師再要求增加功課。聽到自己發音與老師有異,也會重復練習求證直至標准,而不像一般孩子那樣輕易放過。

在校外,她每周六去一間中文學校上課2.5小時,每周三去另一間中文學校上課1.5小時,每周五在家上中文輔導課1.5小時。已經堅持了五年。同時,每周六下午,她通過互聯網聊天軟件Skype與一名輔導老師進行1小時的口語和朗讀訓練。

雖然海外中小學課業壓力不像中國那麼大,但投入時間如此之多,她難道不希望像其他孩子那樣玩耍娛樂嗎,這樣強烈的學習興趣,從何而來?

百合表示,“可能是因為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被安排去到很多中國人當中,就那樣聽著大家說話,一個字一個詞去理解、去明白。我是這樣開始學中文的,可能也因此而一直這樣感興趣。”

小百合2歲時就被送到一間中文學校,參加雙語幼兒學前班的學習。由於興趣深厚,她在進入小學中學後,仍然每周六到該學校上課,至今約有8年之久。

百合的媽媽說:“我自己小時候沒有機會學中文,因此希望給她一個機會,讓她接觸我從未掌握的中國語言和文化,但我也沒想到,她竟然似乎對此有著某種天生的熟悉親切。”

“掌握多種語言對每個人的未來都有幫助,而且語言學習應當趁孩子年幼就開始。”

媽媽介紹說,其實百合在中學可以選修兩門外語,所以她目前正在同時學習中文和西班牙語,但是在西語方面不像中文這麼表現突出。

小百合8歲隨母親和外婆在中國旅行時,她的中文水平已經令親友們非常驚喜。三個星期的旅行,她最難忘的是在四川見到的大熊貓,她和母親也都希望再次前往中國。

父母、孩子……在海外經過一又一代人之後,漸漸丟掉母語,這是每一個移民家族終將面對的宿命嗎?這當中,或許並無實質的優劣之分,但似乎也存在著一些淡淡的惆悵。

很多移民不願意眼看著下一代或再下一代丟失母語和文化傳統。於是,甚至有些家庭在中文教育方面,華一代與華二代華三代在孩子年齡漸長的同時,由哄勸、誘導,發展到爭執、對峙……

但這些家長也說,海外的孩子學中文太難。

畢竟,他們周圍的朋友同學們,身處的主流語言文化環境,都漸漸地令青少年越來越覺得,堅持一門“少數人”的語言,似乎非常地怪異、孤獨、不合群、不時尚。

不過,小百合的觀點不同。

她說:“學中文是一件很‘酷’的事,因為(周圍)不是很多人懂中文。參加比賽也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走近中國,演講和活動也讓我加強了對自己的信心。”

“我爸媽都完全不懂,所以在家裡沒有任何人和我說中文,一點機會也沒有。學校的中文老師要隔幾天纔見面一次,但我並不會覺得孤單,畢竟從小到大這就是我最為喜愛的課餘興趣之一。在我校外的培訓輔導班上,雖然從小一起學習的小朋友們當中有些人放棄了中文,但是也仍然有朋友一直和我作伴,所以我仍然非常快樂。我覺得華人不應當放棄中文,因為懂得這門語言,將來有助於自己的工作,也能夠讓我們更好幫助到別人。”

小百合每天用一小時左右完成學校的作業,多數日子會再用一個多小時練習中文的聽說讀寫。這些全靠她自己安排。她向往長大些參加高中組的競逐,被挑選前往中國與全世界選手一起比賽,“到時候不會借助任何人的翻譯,要完全獨立地開展各項活動完成競賽,太酷了。”

在這樣一個華四代的中文學習過程中,父母選擇環境和創造條件,以及從精神到經濟的支持,都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同時,伴隨著年齡增長,因內在驅動,自發的興趣、關注和自主意願,以及一路培養獲得的敏銳語感,也越來越成為更加關鍵的所在。

  1 / 33  後一頁 »


Calendar 411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Copyright © 2009 - 2020 國外導航網 版權所有. - 國外華人網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