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赴澳第一位華人的後世記憶

2018-07-06 11:18:55 - 來源:中評網

中評社香港7月6日電/距離墨爾本市中心20多公裡的布萊克羅克是一個典型的澳大利亞小鎮,80多歲的巴裡·世英就住在這裡。

新華網報道,從他的面孔上,已經很難看出中國血統的痕跡,但實際上,他的曾祖父麥世英正是有記載以來最早到澳大利亞的華人移民之一。

根據現存資料,麥世英於1796年出生於廣東。1818年,剛剛20歲出頭的麥世英搭乘“月桂號”輪船,以“自由移民”的身份抵達悉尼的傑克遜港。沒人知道他為什麼要只身一人遠渡重洋,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來到澳大利亞之後,麥世英很快熟悉了這個陌生的國家,並紮根下來。

從傑克遜港沿帕拉馬塔河逆流而上,不多時就能到達悉尼以西20多公裡的帕拉馬塔。在這裡,麥世英度過了人生中的重要階段。他在農場做過木匠,因為工作出色而得到僱主首肯。他的其中一位僱主——當時很有聲望的地主和商人約翰·布拉克斯蘭還給他寫過推薦信,形容麥世英“有著誠實、受人尊重的品格”。正是由於僱主和朋友們的幫助,麥世英得以在帕拉馬塔買賣土地,並在當地經營過小酒店。後來,他不僅擁有了自己的房捨,還僱了兩名僕人。

1823年,麥世英和愛爾蘭移民薩拉·湯普森結婚。19世紀30年代初,麥世英曾回到中國,待了約5年,又再次返回澳大利亞。這時,湯普森已經去世。這段婚姻給麥世英留下了4個兒子,其中二兒子喬治·休奇·世英的孫子就是巴裡·世英。

由於父親早逝,巴裡·世英對祖上並沒有太多了解。就連自己的曾祖父是麥世英這件事,也是他的一位遠房親戚溫瑟姆·多伊爾告訴他的。

“當時,總感覺我們和中國有某種聯系,但誰也說不出到底是什麼,”巴裡·世英說,“溫瑟姆進行了大量研究,終於找到了我們現在所知道的那些信息。”

溫瑟姆·多伊爾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研究麥世英和他的家族,但歷史久遠加之當年條件所限,很多資料都已散失,現在甚至無法找到一張麥世英的照片。從博物館到圖書館,從報紙書籍到政府檔案,溫瑟姆·多伊爾只能一點一點地挖掘和整理搜集到的每一份資料。

當時報紙上刊登的“月桂號”輪船的信息、帕拉馬塔早年的地圖、麥世英領取工錢的記錄、家族其他成員的老照片……30多年下來,溫瑟姆·多伊爾積累了厚厚幾大摞資料。不僅麥世英,家族其他一些成員的人生軌跡也逐漸清晰。她甚至騰出家裡的一個五斗櫃,專門用來存放資料和研究成果。

“我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作家,但我想了解我的祖先……希望我的研究能幫到想繼續研究麥世英和那段歷史的人。”溫瑟姆·多伊爾說。

來到澳大利亞後,麥世英入鄉隨俗,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約翰,但他的中文名——世英卻作為他新的姓氏保留下來。

“我想,他還是為了和自己的過去保持一個聯系。”巴裡·世英說。

現在的帕拉馬塔街頭已難覓麥世英當年的足跡,他的後代子孫也已完全融入澳大利亞社會,但那份中華血脈就像他們繼承下來的獨特姓氏一樣,仍然是無法割捨的。

巴裡·世英沒去過中國,耄耋之年的他也很難再成行。偶爾,他會去墨爾本市中心唐人街的澳華歷史博物館轉一轉。他的4個孫輩中,23歲的尼古拉斯不僅去過中國,還對中文很感興趣。

“有時,我會讓尼古拉斯幫我翻譯發給我的中文郵件。很可惜,我沒有學過中文,對我來說那太難了,”巴裡·世英說,“我和華人社區的聯系不多,但我和我的家人都為我們的血統而驕傲。”

今年是華人移民登陸澳大利亞200周年。如今,澳大利亞統計的有中華血脈的人口已超過120萬,佔人口總數逾5%,華人足跡遍布澳大利亞各地,華人對澳大利亞的貢獻也得到了其他族裔的認可和尊重。

麥世英的故事已經過去200年,但更多華人在澳大利亞的奮斗故事延續至今,書寫著新的傳奇。

  1 / 33  後一頁 »


Calendar 411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Copyright © 2009 - 2018 國外導航網 版權所有. - 國外華人網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