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中國留學生自述隔離生活:心態漸平和

2020-10-21 09:50:40 - 來源:中評網

中評社北京10月21日電/據英國《華聞周刊》微信公眾號“華聞派”報道,近期,英國新冠肺炎疫情反彈。加上正值不少大學的開學季,一些新生違反政府的防疫政策舉行新生派對,使得英國的大學校園成為了疫情高發區。

今年到英國留學安不安全?網課是否會讓教學質量下降?留學體驗是否會打折扣?每一個問題都讓不少有意到英國留學的學生和家長擔心和糾結。為此,記者采訪了今年9月入學的威斯敏斯特大學多媒體新聞專業研究生小張。

來自河南的她,9月15日凌晨從家鄉飛到上海,又從上海轉機蘇黎世到達倫敦。10月7日,和她住同一樓層的捨友被檢測出新冠肺炎呈陽性。剛結束落地隔離不久的小張,也只能再次進入了為期兩周的隔離。

短短一個月裡,小張就歷經了輾轉出國、落地隔離、線上線下學習、再次隔離這一過程。在得知捨友確診之後,她的心情也經歷了起伏,從一開始因為自己剛出了隔離,又得再次進入隔離而覺得“很生氣”,到後來在捨友的互愛互助下,心態逐漸變得“平和”。她說,現在反而和捨友的感情“更牢固”了。

“英國疫情的真實情況沒有數字那麼可怕。”小張向《華聞周刊》講述了她的感受,並用親身經歷對上述問題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線上課程對教學質量影響不大,但有遺憾

“其實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糾結要不要來英國留學。”作為國內新聞系本科應屆生的小張向《華聞周刊》坦言,“因為疫情,我也不准備在國內找工作。如果我今年不來,那這一年就白白浪費了。”

盡管當時小張入境前,英國的第二波疫情還沒有像現在這麼嚴重,但也已經出現了暴發的勢頭,小張也笑稱自己是“頭鐵黨”。她還制作了一個小視頻,記錄下了自己從國內輾轉到英國的特殊旅程。

到了學校後,小張就開始上課了。“我們的課程是線上和線下結合,一周裡,線上三天,線下兩天。”

線下教學的時候,學校為了控制教室裡學生的數量,規定一個教室上課的學生不能超過10個(後來規定更嚴格,縮小到一個教室不能超過6個學生)。“我們班本來有30多個學生,到校的大概20個,還被分成了兩個班,老師上兩輪,早上一個班上課,下午一個班上課。老師上課時還要做直播,讓沒到校的同學也能跟著我們上課。”

小張和同學在進教室後,要用酒精濕巾擦桌子和擦手,學生要間隔兩臺電腦,纔能坐一個人。在課上,老師和同學全程都要戴口罩。

即便是線上課,小張也覺得“氛圍挺好的”。“每節課都有錄播,聽到不明白的地方就看錄播的回放,比之前還方便。而且老師還一直問我們有沒有問題。如果我們有問題也可以使用網課軟件的提問功能。”小張所學的專業作業比較多,她覺得上網課的好處是“省去了每天來回跑的時間”。

但小張告訴記者,疫情還是對留學體驗有一定的影響,尤其是像他們這樣有一定實踐性的專業。“像我們的電視新聞課,本來要去演播廳的,但現在只能在網上找新聞。還有很多特別好的設備,就暫時不能使用了。之前學校的課程有參觀BBC、Sky News以及參加市長聽證會的旁聽,今年也都去不了了,有些遺憾。不過對於這些問題,我來之前都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

雖然線上的課程讓同學們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少了,但是並沒有影響同學們之間的溝通。小張表示,他們還有小組作業,需要和其他同學一起完成,同學們線下在一起討論作業的時間並沒有減少。

老師對於學生的狀況也很關心,隔離前,小張在課上見到了此前只在網上聯系過的個人導師。

戴著口罩的導師刻意離他們很遠,還提醒她和其他幾個中國學生相互“離太近了”,“我們可能太熟了,都沒有注意這一點。”


熱情友好的捨友

小張那一層宿捨有10個人,每人一個房間,每5個人共用一個廚房。一層樓只有她一個中國留學生。剛開始,小張有些害羞和拘謹,但捨友們的熱情和友好讓初來乍到的小張,打消了顧慮,也減輕了遠離家人的孤獨感。

有一次,小張在廚房裡做飯,一個捨友過來和她打招呼,問她最近怎麼樣。小張納悶,是不是自己用廚房太久了,捨友用一種比較委婉的方式來“催”她。

她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回到房間,趕緊給捨友發了一個信息,表示自己已經用完了廚房,對方可以過來用了。

但讓她驚訝的是,這位捨友回復道,她就是來和小張打招呼的,並沒有打算用廚房。小張這纔明白,原來捨友已經把她當自己人了。

於是,她也學會了這招。以後路過廚房,有事沒事就和其他捨友打招呼,問問對方最近過得好不好,作業多不多。

還有一次,小張剛到英國纔四五天,就獨自步行去離學校不遠的小鎮超市買東西。半路上,她遇到了其中一個捨友,這位捨友就和她一邊聊天,一起走到鎮上。

到了那裡,捨友還把她介紹給一個波蘭朋友,她的波蘭朋友隔著口罩就直接給了她一個貼面禮,這讓小張“受寵若驚”。

後來,這位波蘭朋友來找小張的捨友,還專門來敲小張的房門,和她打招呼。

隔離後,捨友的感情反而“更牢固”

前兩周,小張的一位捨友在得知自己接觸了陽性感染者的情況下,為了保險起見進行了新冠肺炎檢測。

兩天之後,捨友拿到了結果,是陽性。這位捨友把這一消息告訴了和她住在同一樓層的捨友們,包括小張。

這一消息就猶如一枚重磅炸彈,立即就攪亂了原本平靜的宿捨生活。

小張說,她當時第一反應是“很生氣”。其實這位捨友和小張不共用一個廚房,而且也和小張沒見過幾次面,小張覺得應該不會傳染給她。但想到自己纔剛結束14天的入境隔離,小張本來盼著周末能出去的,這下又泡湯了。

在這位陽性患者捨友的提醒下,小張和其他捨友也都去進行了新冠肺炎檢測,並且在48小時內拿到了結果,都是陰性,這讓小張如釋重負。

根據英國的防疫規定,新冠肺炎檢測呈陽性感染者的隔離期從進行新冠肺炎檢測當天開始算起,需要自我隔離10天,而新冠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則需要隔離14天。

因為隔離時間的不同,還讓其中一位捨友和那位新冠肺炎檢測呈陽性的捨友鬧了一些不愉快。但很快,因為疫情的出現,大家表現出了空前的團結、互助以及相互理解,反而讓捨友們之間的感情“更牢固”了。

隔離期間,小張和捨友們都不能隨意出房門,出了房門也都要戴口罩,而且廚房是不能同時有兩個人使用的。“學校會把快遞送到我們這一層,捨友會主動把拿到的快遞放到我們房間門口。”

不能出門,也不能和人交流,小張和捨友們只能在群裡聊天。“有一次,隔離生活實在讓我們覺得太無聊了,我們就全副武裝、戴著口罩,坐在各自的房門口聊天。”

“對於那位檢測呈陽性的捨友,在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中,可能會覺得很嚴重,但其實她是無癥狀感染的。加上我的檢測也是陰性的,經過了兩天的緊張和焦慮之後,我的心態也慢慢放平和了。”

除了保護好自己,做好公共區域的消毒之外,學校還給隔離的學生們送必需品,比如一些食品、消毒用品和廚房用品。學校還提供免費的洗衣服務,隔離的學生如果有需要洗的衣服,學校會派人上門來取,衣服洗乾淨之後再疊好送過來。

學校還派人每天專門打電話給每一位隔離的學生,詢問他們當天的情況如何,需要什麼物品。

在小張需要隔離後,她還給老師發郵件請假。老師讓她不要擔心,還給她做了心理疏導,囑咐她一定要去做新冠肺炎檢測,並把檢測的網址發給她。老師和同學的關心讓小張心裡暖暖的。

小張還發現,在第二波疫情暴發之後,英國民眾的自我保護意識有所提高。剛到英國時,小張坐地鐵外出,她注意到一些人可能覺得在地鐵裡戴口罩很悶,就會把口罩摘下來。

但在隔離前她出門就發現,這些人即便偶爾摘下口罩,看到有人迎面走過來,就會主動再把口罩戴上。


赴英留學要權衡利弊

雖然小張剛到英國留學就遇到了這樣的“小意外”,但小張告訴《華聞周刊》,無論是她自己,還是她接觸到的任何一個中國留學生,沒有一個人為這時候去留學而後悔的。

小張認為,對於要不要到英國留學,自己要想清楚利弊。“如果有些人對課程的體驗感要求很高,也可以延遲一年上學。如果留在國內,但又沒想清楚自己要做什麼,也會很掙紮。”

“如果你和我們一樣,覺得這一年很珍貴,也可以忍受這一年的孤獨(上網課時間相對較多,需要自己一個人在宿捨上課),也不要那麼害怕。我們來了之後,每天一起學習,一起做飯,還可以按時健身,有時周末約著玩一玩,我們的生活挺規律的。”小張還說,“提高自己的身體免疫力、做好防護的同時,做好心理准備再來,這比什麼都強。”

  1 / 33  後一頁 »


Calendar 411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Copyright © 2009 - 2020 國外導航網 版權所有. - 國外華人網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