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中的華人:身邊人感染,想幫卻不能

2021-05-01 14:46:44 - 來源:中評網

中評社北京5月1日電/據澎湃新聞報道,29歲的江漢(化名)在印度北部哈裡亞納邦吉爾岡工作,離印度首都德裡不過30分鍾車程。他6年前從中國來到印度,幾乎走過印度的每一個角落,身邊也不乏眾多當地的同事和朋友。

說起印度的第二波新冠疫情,江漢百感交集。他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直言,自己身邊有一半以上的同事本人或其家人感染新冠病毒,每當聽到這些消息,總是會連連嘆息,想要給予幫助,卻什麼也幫不了。

23歲的王孟裡(化名)目前就讀於印度德裡大學。2019年7月大一開學他來到印度,2020年初他還與在緬甸從事國際貿易的哥哥一同采購到數萬只口罩支援中國武漢。但不過半年,印度的第一波疫情便來勢洶洶。短短兩年中,王孟裡經歷了封城、解封到疫情再次嚴峻,房東一家均被感染,“危險離我太近了”。

自今年3月下旬以來,印度新冠疫情再次惡化。而4月中旬之後,印度單日新增確診病例人數連創世界紀錄,連續多日超過30萬例。

盡管印度政府日前表示從5月1日開始,印度所有18歲以上人群都有資格接種疫苗,但接種進度滯後,多邦疫苗短缺問題未能解決。

“突然,太突然了。”江漢對澎湃新聞感慨道,沒想到一切來得這麼快。

“一切毫無征兆”

“我同部門有個印度小伙子,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很愛笑,也很喜歡同別人開玩笑。”江漢對澎湃新聞回憶道,這位同事一直被他們稱作“娛樂總監”,第二波疫情來臨前,他曾顯得不以為然。“你不用擔心感冒。”江漢回憶道,同事幾個月前對他說的這句話,令他印象深刻。

就在江漢與這位“娛樂總監”最後一次見面的第二周,他突然接到了來自這位同事的一通電話。“他告訴我,他們全家都被感染了。”江漢無奈地說到,“健健康康的一個小伙,每天晚上都會出去騎行、鍛煉、購物什麼的,突然間聽到這句話,我受到的沖擊很大。”江漢直言,陷入危機的不只是這位“娛樂總監”。今年3月中旬,他所在公司就曾出現過大面積的員工感染或是員工家屬感染的消息,至4月,嚴重的新冠病狀也相繼在他們身上出現。

“兩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演變成這種狀況,大家都覺得很突然。”江漢說道。

去年9月,印度迎來第一波疫情高峰,單日新增確診病例9萬多例。此後,在嚴格的防疫規定下,官方統計的新冠感染率大幅下降。王孟裡回憶道,第一波疫情高峰時期,新德裡曾出現過2000萬的常住人口中1000多萬被感染的情況,因此3000例還未治愈的數字算是證明,第一波疫情在今年年初就算是已被控制。

此後,城市交通恢復運轉,政府要求社交隔離的規則漸漸放松,印度社會對新冠病毒日漸失去警惕。各邦舉辦的大規模選舉集會和灑紅節、“大壺節”等宗教慶典,數十萬甚至數百萬民眾加入這些活動。

對此,印度科學和工業研究委員會細胞和分子生物學中心主任拉凱什·米什拉曾分析稱,造成印度第二波疫情的主因,正是公眾防疫松懈,沒有嚴格遵循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防疫規定。印度執政黨印度人民黨(BJP)發言人納倫德拉·塔內賈(Narendra Taneja)也在29日坦言,政府應當對失控的疫情承擔最大的責任,該黨部分人士在2021年初對疫情過於樂觀。

“不管是大選集會還是活動,他們(印度民眾)都是聚集在一起,還有年初的農民抗議,天天坐在高速公路上不戴口罩抗議。”對於政府的忽視和民眾的放松警惕,王孟裡也深有同感。

他回憶道,今年3月的德裡街頭,陸續有人開始不戴口罩。有一部分人戴的是名為“Gamcha”的傳統布料(即羊毛線做的一塊布),毫無防護作用,有少部分人戴醫用口罩,非常少的一部分人戴N95口罩。“果不其然到4月份出現了大量的反彈。”王孟裡表示,各種“忽視疫情”的政策和做法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這是所有人的問題,並不是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某一群人的問題。”江漢也坦言,印度政府的“盲目自信”和民眾的麻木共同將疫情推到了頂峰,當印度政府發現時,做任何的舉措、任何的限制都已無力去管控疫情的狀態。

工作群裡“求床位”“求氧氣”

來勢洶洶的疫情令印度不堪重負,氧氣等醫療資源緊缺,患者苦苦等待床位,火葬場超負荷運轉而不得不建露天柴堆火化遺體……“印度可能正在經歷1947年印巴分治以來最大的挑戰。”德裡Radix醫療中心主任裡特什·馬利克(Ritesh Malik)此前對媒體表示。

“缺物資、缺氧、缺床位、缺火葬場的情況確實存在。”江漢回憶道,有個印度同事之前跟公司借錢,說市面上買不到氧氣,醫院也沒有氧氣,他只能從黑市購買。“大概要了5萬人民幣。”江漢無奈地說道,“我(在印度)待了6年,從沒聽說過哪個印度人會主動去跟別人借錢,這件事我覺得還是挺觸目驚心的,看著原本樂觀的同事們變成這樣,我只能說疫情真的很可怕。”

不止如此,大量“求購醫院床位”“求購氧氣”的信息每天都會出現在江漢和印度本地伙伴的工作群裡,江漢無奈地表示,看到這些求救信息,大家都很難受,但因為確實沒有資源,一點也都幫不了。江漢坦言,現在看到的一切情況也表明,印度的實際情況只可能比“衛生系統崩潰”更糟。

王孟裡也親眼目睹過這類情況,目前與他同住的印度房東已全家感染,但由於醫療資源緊缺無法住院,甚至無法接受新冠檢測。

“我現在住的房子是四層樓,一層樓住著房東父親,二層樓住的是房東一家人,有他老婆、兒子、女兒和沒出嫁的妹妹。三樓是我,四樓沒人。住在一樓二樓的全都得(新冠)了,我跟他們就隔了一層樓。”王孟裡坦言,每天晚上睡覺,都能聽到樓下的房東一家人一直在咳嗽,他們曾前往醫院,但排隊檢測的人實在太多,根本輪不到。

“等不到檢測他們就沒辦法了,就多花點錢做了個CT,只掃CT的確不能說確診,但反正八九不離十了,因為肺部上有陰影。”王孟裡嘆息道,醫院沒床位,他眼看著房東一家人回到住處,接受這一事實,卻也做不了什麼。“今天(4月30日)房東說他好點了,他兒子還是有些嚴重,房東媽媽早上也咳得特別凶。”

江漢還表示,第二波疫情的影響也開始滲透進他的日常生活。“去年封鎖時期,我們很多時候都會從網上購物,買一些日用品或者食物什麼的,基本上兩小時就能到。但第二波疫情中,基本上從網上買東西都要隔天到,甚至過個兩三天纔能到。”江漢坦言,在印度生活6年,他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無法想象到的情況在印度發生,在疫情以如此規模和速度蔓延的情況下,印度的火葬場也飽受壓力。《紐約時報》新德裡分社社長傑弗裡·格特曼(Jeffrey Gettleman)在此前發表的文章中形容道,“許多地方都在舉行大規模的火化,每次幾十人,而晚上,在新德裡的某些地區,天空都被照亮了。”而江漢也表示,自己的朋友曾親眼目睹德裡民眾沿街或是在寺廟裡火化遺體。

王孟裡表示,他家後面就是亞穆納河(恆河的支流),河那邊就是火葬場。“印度教很忌諱逝者‘過夜’,這就導致了火葬場很擁擠的狀態,現在預約不上,只能等。”王孟裡無奈地說道。

多重因素影響疫苗接種

印度人口約14億,是全球最大的疫苗產地之一。然而,這個“疫苗大國”迄今為止卻由於種種原因,僅有不到2%的人口接種。印度人口基數大,而且在此輪疫情暴發之前政府大搞“疫苗外交”,加上美國的疫苗原材料出口禁令,內部的疫苗分配政策的因素,印度的疫苗供應受到巨大的影響。

“疫苗在每個邦的價格都不一樣,我也不知道為啥他們做不了統一的定價。”王孟裡表示,印度的疫苗價格“令人疑惑”,但這或許也與此前印度政府的政策有關。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印度政府此前公開的新政規定,在今後疫苗的采購與分發方面,印度中央政府僅負責對接50%的疫苗供應,剩下的50%疫苗供應,部分由邦政府直接采購,另外的一部分也可以由私立醫院和業界機構采購。分析指出,這意味著有至少6億印度人的疫苗接種費用將由邦政府或個人來承擔,中央政府不會承擔這些費用。

“內部資源的爭奪、競爭和分布不平均確實是一個問題。”江漢表示,除此之外,部分民眾的抗拒心理也是接種率遲遲未昇的原因之一。

江漢表示,部分印度人拒絕接種的理由除了擔心副作用之外,謠言和宗教因素也是原因之一。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和《印度時報》此前報道,在印度開始疫苗接種後,各種關於疫苗的“陰謀論”都在社交媒體和當地社區流傳,比如有民眾害怕疫苗裡有牛血、牛肉和脂肪,或是會造成不孕不育。但印度政府則告訴民眾不要理會“虛假信息和謠言”。江漢表示,還有部分信奉素食主義的教徒認為疫苗打到身體裡就是殺生了,“說實話我是很驚訝的。”

江漢一位印度同事的奶奶感染新冠住院五天後去世。“但她其實是符合印度第一批疫苗接種標准的,當時就不想接種,很可惜。”江漢表示,之前開放接種時,民眾可能不會想去,到現在人心惶惶的時候,反而卻接種不到,實在惋惜。

印度血清研究所在本土生產阿斯利康疫苗(在當地稱為“Covishield”),但阿斯利康疫苗此前出現的血栓風波也影響到了印度民眾接種的積極性。

王孟裡表示,他一開始問身邊的同學要不要考慮接種疫苗,同學說因為考慮到副作用自己不會接種,“這是英國研發的,他們自己歐盟國家都喊停了。”但包括他同學在內的大部分年輕人現在改變了想法,表示過了5月1日(即18歲以上人群都有資格接種之後)就去打疫苗。

印度疫情將持續到何時?印專家根據疫情模型曾預測,印度新冠疫情將在5月達到峰值,屆時印度每天新增確診病例將高達50萬例。

“稍微悲觀些,我覺得可能會晚一點,在5月底達到高峰、6月份下降,目前的趨勢還要持續很久。”江漢坦言,他做出這一推測的主要原因是,目前印度仍有很多看不到的、比想象更嚴重的疫情問題。

世界衛生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此前也表示,印度當前報告的新冠病例數“被嚴重低估”,實際感染人數可能比官方報告的數字還要高出20至30倍。

印度已經開始努力緩解面臨的部分問題,比如包括新成立氧氣制造廠、開通運送氧氣的火車專列、調動空軍飛機運送氧氣設備、從國外進口醫用氧氣等。許多國家也向印度提供制氧機、藥品、防護設備和疫苗等物資。

“比起描述恐慌狀態,如何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防疫上,號召民眾不要外出、做好自身防護,纔是最重要的。”親歷疫情的江漢表示,這一點很現實,但對於現在的印度來說,卻也很難做到。

  1 / 33  後一頁 »


Calendar 411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Copyright © 2009 - 2021 國外導航網 版權所有. - 國外華人網址目錄